半夜一點,趕著自己去睡覺時,頂上兩盞日光燈總是挑戰我的眼簾,鍵盤三重奏好像在嘲諷我太早睡。七點我清醒一次,聽別人的鬧鈴重播幾次,直到被按掉後我才繼續睡到九點。

 

早上兩節有機三停課,接著又拿寫essay當藉口,哄著自己不出席普物,到了第五節計程,我在老師點完名後就溜到了夢境。沒上課、沒收穫,又浪費一個白天。傍晚找留學顧問約談,總算定稿一篇談論創意的文章,但是其他題目都沒進度,時間沒到就草草離開。糟透了,我只剩下一個月不到來解決近兩千字。

七點回到宿舍,實在很難幫這愚蠢的一天辯護,也失去從事智力活動的精神能量,於是爬上床,過了三小時才下來。真的睡得很飽,比早上起床好多了,洗完澡更是精神倍增,我的生理時鐘大概是屬於美西時區,希望有幸到那邊就學。想到這邊就想起SAT,於是我抓了一本Barron's Critcal Reading來寫題目,明明上面標示的題目難度增加,但感覺又比上回更順手,作答結果也有進步。我懷疑這本書的難度標反了(真心)。

然後我就寫了這篇流水帳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heinsolid 的頭像
heinsolid

Ion Shield

heinsoli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